banner
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高学历男子办网站招水军帮人删帖 半年获利220万

发布时间:2018/07/29
高学历男子办网站招水军帮人删帖 半年获利220万 “网络水军”团伙的工作地点。本版图片/天津市公安局官方微信“网络水军”用于转账的银行卡。警方对涉案人员进行控制。

  通过网络招募“水军”,使用包括“灌水”、“公关”论坛版主等手段,帮助有特定需求者删帖。日前,天津破获一起“网络水军”有偿删帖案。

  新京报记者获悉,该案中,一名拥有硕士学历、在网络公司工作的男子,通过建立平台连接客户与“水军”,被称为“水军都督”,在半年时间内获利超220万元。

  案件侦查过程中,天津市公安局宝坻分局先后前往全国九省市,共控制涉案人员16名,扣押电脑、手机、移动存储设备及银行卡等一大批涉案物品,涉案金额达800余万元。

  巡查中发现“水军”团伙

  “网络水军”团伙浮出水面,源于警方的一次例行巡查。

  新京报记者从天津市公安局宝坻分局获悉,2017年11月,海滨派出所组织人员在辖区内一家网吧检查时,发现一名坐在角落里的男子神情紧张。见此情景,巡查人员立即对其进行盘查。

  身份核查后,警方发现,这名男子并非网络在逃人员。既然如此,为何见到警察后表现反常?巡查人员发现,男子试图将电脑屏幕上的网页关闭,于是现场警员将其控制,并打开电脑网页进行调查。

  经查,这名男子正在登录一个网站的后台操作平台。面对“为什么要关闭网页”的讯问,男子起初支支吾吾,闪烁其词。在不断追问下,他最终交代,自己是一个“水军”召集人,平日里受人雇佣,专门帮公司或当事人删除对其不利的网络帖文。

  在上述男子的租住地,宝坻警方对其“同伙”进行控制。据两人交代,他们都是“职业删帖人”,主要通过社交软件和“上级”联系,在快速删帖后会得到一定的酬劳。

  依据这一线索,公安宝坻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继续追查后发现,两名召集人的背后,是个以网站为核心的“网络水军”团伙,业务遍布各大网络论坛。服务范围覆盖整个互联网,具有“地域范围广、人员数量多、违法业务多”等特点。

  据了解,团伙除进行网络广告发送外,主要以有偿删帖为盈利手段。“网络水军”不仅利用手中的资源群发广告、炒作网络事件及论坛“灌水”,还“收钱”为客户联系网络资源,删除特定网站信息。

  掌握这一案情线索后,宝坻警方组成专案组,对案件继续侦查。

  通过“灌水”或“公关”删帖

  专案组经调查走访、串并案情发现,“网络水军”团伙成员分布在全国各地。在半年多时间里,宝坻警方辗转北京、河北、上海等九省市调查取证。近日,专案组在湖南长沙,将一名核心成员张军(化名)控制。

  在审讯中,张军交代,网络水军的工作对象,大多是投诉产品质量、同行互黑等内容。在操作上,一些帖子要想删除,必须先“灌水”。

  按一些网络论坛的规定,如果是单纯的投诉,无法以“举报”的方式删帖。“如消费者投诉一个产品不好,很温和地发布意见,这种帖子删不了”。张军介绍,在这种情况下,“只有让这个帖子违规,才能有机会删除”。这就需要有人“灌水”,包括在跟帖中发布一些色情图片和违规广告,引起网站管理者关注,这样才有理由删除。

  按每个月“灌水”并删除20条网帖计算,张军月入上万元。

  水军还会以公关论坛版主或网络公司工作人员的方式删帖。例如,在接到客户删帖或屏蔽帖子的需求后,“水军”会评估费用,后通过层层中介,找到论坛版主或公司“内鬼”操作。每个中介收取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的中介费,形成一条“覆盖面广、链条长、关系复杂”的有偿删帖中介模式产业链。

  宝坻警方称,在办理案件时,由于一些曾经通过水军团伙删帖的公司或当事人,都不愿出面作证,一度给案件侦查带来很大的难度。

  不过,通过一些技术手段,专案组仍取得突破。今年6月,专案组获取一条线索称,水军平台的创办者沈平(化名)正在河北雄县一带活动。获知这一消息后,专案组立即驱车前往,并于6月7日将沈平及两名同伙控制。在三人的租住地,共发现三台电脑、四部手机。

  硕士生办网站以抽取任务佣金获利

  在网络水军内部,沈平地位很高,被称为“水军都督”。围绕沈平的审讯,也揭开水军平台运作的更多秘密。

  宝坻警方介绍,沈平今年36岁,是北京知名高校的硕士研究生,原本在一家网络公司上班,拿着较高的薪水。在工作中,沈平发现,很多公司或当事人都有网络删帖的需求。于是,他决定集合“网络水军”力量,建立一个联系平台,并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大量“水军”删帖。

  沈平交代,自己通过搭建网民与“网络水军”之间的桥梁,以抽取任务佣金的方式运营。

  在模式上,网民以“雇主”的名义备案,在沈平建立的网站注册,“网络水军”则被称为“推广服务商”,“雇主”通过平台发布任务,内容多为社交圈转发、广告软文、投票活动等,其中不乏淫秽、诈骗、赌博及谣言等信息;“推广服务商”认领任务,并通过平台反馈任务完成情况,“雇主”负责审核任务完成度,并结算佣金。

  对于自己的这一“作品”,沈平一度颇为得意。其表示,这一网站能够方便雇主与“水军”之间的联系,雇主发布任务信息后支付保证金,由平台代为保管,水军领取任务完成后,经过雇主考核加盖合格戳,平台就支付费用。其中,平台占全部获利的两成,剩下八成由完成任务的“水军”获得。

  宝坻警方查明,仅半年时间里,沈平一人的非法获利金额,就超过220万元。

  沈平说,正是看准了“网络水军”常充当“捧人推手”和“网络打手”这个特性,将时下热点和网民情绪结合起来,通过“借势”和“造势”达到营销目的。同时,一些公司敏锐地发现,恶意诋毁、攻击对手比正面宣传自己更有效。而且“网络水军”往往没有底线,只要给钱,客户提供的任何内容都发。特别是一些内容敏感的帖子,价格还要翻倍,这样的高利润,也让“网络水军”趋之若鹜。

  新京报记者从宝坻警方获悉,对于“网络水军”通过互联网删帖、炒作等手段非法牟利,最高法、最高检早在2013年就作出司法解释:违反国家规定,以营利为目的,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,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,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发布信息等服务,将会被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目前,专案组共控制涉案人员16名,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王煜

上一篇:推动金砖合作登顶新的高峰

下一篇:没有了

返回